时尚新闻

朱厚照一辈子玩了个痛快,却依然开创了两项壮举_人文

明朝历史上公认昏君,正德皇帝朱厚照的一大劣迹,便是设立“豹房”, 豹房,立于皇城西北。在今天北海公园太液池。而事实上,豹房并非是朱厚照所建,而是始建于元朝,最初是皇家豢养珍奇动物的地方,朱厚照登基后,耗银24万两,将此地扩建。里面除了养了一只文豹,三只土豹之外,还养了大批美女。

这几条,也是后人说朱厚照“荒淫享乐”的口实。但事实上,朱厚照除了在豹房玩动物和玩女人外,相当多的时间,也处理国事。即使是批评他甚多的《明实录》上,也承认他多次下令,要官员把文件直接送到豹房里来。他批复奏章的速度也相当的快,基本是当天的奏章,一天之内必然有回复。即使在他外出巡游的时候,所有的奏章,也都要送到他的行宫来。国家大事,他其实并不敢耽误。

外语学霸正德帝

贪图玩乐的朱厚照,其实也是一个非常博学的人,他精通佛教等宗教,甚至通悉梵文梵语,他除了给自己加过“大将军”尊号外,还给自己加封“佛号”,全名是“大庆法王系觉道圆明自在大定丰盛佛”。朱“佛爷”极其超前的一个本事,就是他的外语天赋,比如葡萄牙使者来朝见时,他只有极短的时间,就学会了葡萄牙语,甚至能够和葡萄牙人熟练交谈。

文官不靠谱

朱厚照在用人上,最遭士大夫批评的,就是宠信宦官,疏远文臣,然而在《明实录》中,朱厚照对此倒有自己的看法,他自己说:文官中十个人,最多也就三四个是好的,宦官中十个人,却能有六七个是好的。这样的倾向性,也伴他整个执政时代。

皇上,你最宠爱谁

朱厚照的用人,比较出名的就是他对宦官刘瑾以及武将江彬等小人的宠信,但观其一生,他信任的,基本是三种人。

第一种是会玩的,比如刘瑾,刘瑾得到朱厚照的宠信,不止因为他伺候朱厚照时间长,更因为他会玩,刘瑾陪朱厚照玩的方式,一是经常买一些珍奇的动物,供朱厚照赏玩,二是他能察言观色,比如朱厚照做太子的时候,每当不想学习的时候,刘瑾就会适时的打断讲官讲课,迫使讲官提前下课。第二种是会打的,比如宦官张永和武将江彬,江彬的武勇比较出名,而张永虽是宦官,却也因武艺得宠,他精于骑射,从朱厚照幼年时,就深得敬佩,朱厚照还曾送他称号“壮士张”。

第三种是能干活的,比如文官杨廷和,尽管杨廷和屡次阻止朱厚照的荒唐行为,但朱厚照非但不怪罪,相反对杨廷和敬重有加,朱厚照夜间处理国事的时候,经常召杨廷和单独深谈,每逢冬夜,杨廷和每次告退前。

朱厚照还特意命人取棉衣给杨廷和披上。正德九年(1513年),杨廷和父亲过世,受命回家守丧,朱厚照还极为不舍,每当遇到疑难国事的时候,他说的最多的就是:要是杨师傅(杨廷和)在该多好啊。杨廷和归家的三年里,他每年的生日,朱厚照都从不忘记,准时派宦官至杨廷和家馈赠寿礼。

明朝踩踏事故